博彩公司

 当前位置:主页 > 行业新闻 >

一场看起来胸有成竹的赛事

时间:2018-05-17 作者:admin 点击:

跑量不低、强度不少、也兼顾了有氧,但仍然在马拉松出现了严重的撞墙,原因在哪里。
 
  2016年2月,在孙英杰老师指导3个月后,我懵懵懂懂在东京马拉松跑出了3:54:45秒的成绩,达到了波士顿马拉松的报名门槛(BQ)。然而,2017波士顿马拉松在我的年龄段的录取线比BQ提高了2分多,我与2017波马擦肩而过。之后我试图再去冲击BQ,但似乎却渐行渐远。
 
  败在了一场看起来胸有成竹的赛事上
 
  2017年在确定了参加9月柏林马拉松之 后,我开始了为期4个月比较系统的训练。在6-9月,连续4个月跑量达到300公里以上,这四个月基本上每周跑5次,大约2-3次有氧,1次节奏跑,1次周末长距离,最后2个月,每周还会跑一次间歇。按我的BQ成绩,比赛平均配速要在520-525之间。我在柏林马拉松之前的几次长距离都非常接近这个配速,加之跑量的积累,看似BQ是水到渠成的事了。
 
  但是在柏林比赛日当天,从快到30公里处时,我的大腿前侧就出现了抽搐感,后来程度逐渐加深,导致在第40公里时只能缓慢的走,并且出现了轻微的头晕。就这样步行通过了终点,最终4小时6分。
 
  原因可能出在匮乏的有氧训练上
 
  柏林马拉松回来后两个月,我一直在反思自己的训练。跑量不低、强度不少、也兼顾了有氧,但仍然在柏林马拉松出现了严重的撞墙,原因在哪里。
 
  回来看了很多资料,撞墙最重要的原因,是糖原耗尽,乳酸堆积。说明柏林马拉松前30公里我主要使用的是糖代谢,糖代谢的后果,会产生大量的乳酸,乳酸会导致心率的升高,实际上在柏林马时,我在十几公里心率就已经升到160以上了,乳酸堆积也会阻碍肌肉工作,最终导致肌肉痉挛。糖原是脂肪代谢的燃料,而糖原耗尽,脂肪代谢也就无法工作了。 比赛中主要依赖糖代谢,说明速度快了,或脂肪代谢开发的不够,糖代谢也就能维持到30公里左右。这其实是为什么很多人半马成绩很好,全马30公里后大幅掉速的主要原因。
 
  经过不断反思和看资料,与专业人士交流,我逐渐认识到:有氧跑才应该是马拉松最主要的训练手段。只有在恰当的区间进行有氧训练,才能最大限度的开发脂肪代谢能力,甚至是开发心肺功能。而强度训练,只有在有氧耐力基础打的非常好了,才可以作为一种刺激手段。